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滴水穿石孙启军的博客

坚持不懈,直到成功 QQ:1278310827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林清玄:幸福要问内心找  

2017-04-02 08:14:01|  分类: 成功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- 1 -
熬一碗冰糖芋泥,温暖犹在

我成长的环境是困苦的,因为有母亲的爱,那困苦竟都化成甜美,母亲的爱就表达在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食物里面。

在冬夜里,母亲把煮熟的芋头捣烂,和着冰糖同熬,熬成几近晶蓝的颜色,放在大灶上。就等着我们做完功课,自己到灶上舀一碗热腾腾的芋泥。

一碗冰糖芋泥其实没有什么,而吃在口中是一种无私的爱,无私的爱在困苦中是最坚强的。它纵然研磨成泥,但每一口都是滚烫的,是甜美的,在我们最初的血管里奔流。

在寒流来袭的台北灯下,我时常想到,如果幼年时代没有吃过母亲的冰糖芋泥,那么我的童年记忆就完全失色了。

我如今能保持乡下孩子恬淡的本性,常能在面对一袋袋知识的番薯和芋头,知所取舍变化,创造出最好的样式,在烦闷发愁时不失去向前的信心。

我确信和我童年的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。因为母亲的影子在我心里最深刻的角落,永远推动着我。

- 2 -
记忆会从遥不可知的角落回香

茴香是我在南部家乡常吃的青菜,在我们乡下称之为“客家人的芫荽”,因为客家人喜以茴香做菜之故。

童年时每次母亲炒茴香,茴香的香气就会从灶间飘过厅堂、飞过庭院、飞进我们写字的北边厢房。

自从到台北就再也没吃过茴香了,现在,童年的时光不再,茴香的气息也逐渐淡了,我曾经走入盛开着小黄花的茴香田里。

对着那漫天飞舞的黄花绿叶,深深地呼吸,妄图把茴香的香气储存在胸臆。

此刻,那储藏的香气整片被唤醒了,竟有说不出的感动。

生活不也是如此吗?我们所经验过的美好事物,其实都是永不失去的,只是被卷存典藏着,一旦打开了,就会在记忆中回香,从遥远不可知的角落飘回来。

- 3 -
苦中自有甘味

我年幼的时候最怕吃苦瓜,因为老使我想起在灶角熬着的中药,总觉得好好的鲜美蔬菜不吃,为何一定要吃那么苦的瓜?

嗜吃苦瓜还是这几年的事,也许是年纪大,经历的苦事一多,苦瓜也不以为苦了;也许是苦瓜的美,让我在吃的时候忘却了它的苦。

我想最主要的原因,应该是我发现苦瓜的苦不是涩苦、不是俗苦,而是在苦中自有一种甘味,好像人到中年怀想起少年时代惆怅的往事,苦乐相杂,难以析辨。

苦瓜真是一种奇异的蔬菜,它是最美的和最苦的结合,这种结合恐怕是造物者“美丽的错误”。

以前有一种酸酸甜甜的饮料,广告词是“初恋的滋味”,我觉得苦瓜可以说是“失恋的滋味”,恋是美的,失是苦的,可是有恋就有失,有美就有苦。

如果一个人不能尝苦,那么也就不能体会到那苦中的美。

我喜欢细腻的生活态度,觉得一个人应该从平凡的生活去体会生命更深的意义。

结语

当我们回到生活的原点,还原到素朴之地的生活。

无非是“轻罗小扇扑流萤”,无非是“薄薄酒,胜茶汤,粗粗衣,胜无裳”,或者是“短笛无腔信口吹”,或者是“小楼昨夜听春雨”。

生命就是由轻薄短小的历程所组成的,也正是从那小小历程中体验深刻的意义,才是到彼岸的智慧之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